翟志海逐梦足迹 第一章 第二节 少年高考不枉然

改革元年,春风初度。槐花香,举子忙。高考激奋少年心,大学幻化青春梦。

1977年,翟志海15岁,在石家庄市井陉矿务局中学读高中。这年9月,教育部在北京召开全国高等学校招生工作会议,决定恢复已经停止了10年的全国高等院校招生考试,以统一考试、择优录取的方式选拔人才上大学。

这是一次具有转折意义的全国高校招生工作会议,恢复高考的招生对象有:工人、农民、上山下乡和回乡知识青年、复员军人、干部和应届高中毕业生。这一消息很快传到了翟志海所在的中学,他听到这一喜讯兴奋而深感压力,这为他考取大学、走出矿区带来了曙光,也激发了他勤奋学习的劲头。

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激扬文字,作文每每成范文,课余攻读成习惯;眼睛近视,读经典不断;学业偏科,嗜文学不悔;扬长补短,偏科有所改变。所有这些都是为了两年后蓄势待发,跳跃龙门,金榜题名。

1979年,是恢复高考的第三个年头,翟志海17岁,即将结束高中学习生活,迎来当年的高考。无数的年轻人把积蓄了几年甚至十几年的激情投入到了高考冲刺之中。高考生多如江鲫,几个跃龙门?中榜者寥若晨星,谁人折桂冠?不敢奢望跨入大学,光宗耀祖;但愿早日摆脱贫困,顶立门户。何时才能长大,寸草报春晖;哪里才可以展怀,雏燕翔蓝天?这是当时翟志海心情的真实写照。

学校为了迎接高考,将考生分为往届、应届和快、慢班,翟志海有幸进入快班。好年华必当消磨书本,好儿郎理当自强不息。他制定学习计划,把握文本要点,全面复习知识点,固强补弱,全力“备战”。心中虽有宏志,身上却无压力,所赖天公开眼,没有名落孙山,他虽以9分之差没能进入大学的校门,但仍考上了河南洛阳铁路技校。对于这个结果他并不满足,意欲来年复读,定能金榜题名圆梦想。亲友解劝,老师引导,走出山区就是胜利,考入技校也不枉然,毕竟能继续读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