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志海逐梦足迹 第一章 第三节 男儿求知出乡关

一纸录取通知书,来自洛阳铁路技校;一份定向委培单,出于石家庄车辆厂。第一次远离家乡就读,父母放心不下,送儿上学,千叮咛万嘱咐,心意拳拳;儿子向父亲挥手道别,泪水涔涔,两步一回头,难舍家园。第一次走出矿区,想苦尽甘来。父母叮嘱,谆谆教导萦回耳畔;亲友鼓励,殷殷期盼响穷天边。往日不可追,前程似可卜。回望来路,太行苍苍掩映故园;远眺迷津,洛水迢迢环绕梦乡。

回眸当年,翟志海仍存满足感。负笈洛阳,技校生待遇委实不低。每月国家补贴19.5元,其中生活费17.5元,另有两块钱零花。当时大学毕业生月薪三四十元。生活虽无忧虑,心理却有障碍,一入校便觉得自己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原因是一口地道的井陉话惹来同学怪眼相看,自己窘臊得抬不起头来,不敢在人前说话。性格本来内向,更兼人地两生,自闭倾向越发严重。思来想去,立志要过语言关。他夜夜怀抱收音机,孜孜苦学普通话,半年后家乡味越来越少,不料放假回家却招来亲友冷嘲热讽。当时心情无言表达,期盼众人理解,获得安慰。山区孩子求学何其艰难,欲求上进道路何其坎坷。

求学洛阳,心系家乡。自己衣食无忧,但父母生活如何,别来无恙?进取心排挤不了孝心,治国平天下先要齐家。“父母在不远游”的古训已成历史,但身虽远游,心需感恩。人在河南洛阳,心在河北井陉。求学报国,也为报答父母。学业不断进步,科科成绩优异。一个偶然机会,翟志海竟有重大发现:洛阳米价比河北便宜一半儿。父母含辛茹苦,节衣缩食,自己可否尽绵薄之力,分担家庭重任?心意已决,他用攒下来的零花钱到市场买来大米,放假回家之际,扛回井陉。车站人山人海,路途山高水长。从洛阳登车到石家庄,乘汽车到微水,再换乘公共汽车到矿区,最后辗转才能回家。一路大米扛在肩头,感恩之心藏在胸中,到家后已是筋疲力尽。求学两年,四个假期,每次回家皆如此。今天,功成名就的翟志海忆及那段往事,只有一句话:“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

洛阳求学期间,石家庄车辆厂领导前来看望,一番激情洋溢的演说,让翟志海和其他40名定向分配的学生热血澎湃。“第一届高水平技术工”,“车辆厂未来的顶梁柱”,对工厂车间生活的向往之情油然而生。自己暗下决心,在学校一定要刻苦学习知识和技能,回到车辆厂通过工作岗位展示自己的才华,为车辆厂发展奉献自己的智慧与心血。